图片 1

另一个例子,是一点资讯、凤凰FM音频制作团队与《哈佛商业评论》杂志的精准IP合作。《哈佛商业评论》诞生于1922年,是管理界的“圣经级读物”。如何让其内容能够以包括免费的音频内容和付费知识实现移动端内容消费?我们同样通过精准分析,触达对该类内容感兴趣的用户,并且通过这种内容载体的形式创新,让这样一个百年的全球性IP,在智能时代焕发出更大的价值。

对于“网络化个人主义时代”,我更愿意称之为“订阅万物”的时代,这也是场景实验室吴声老师经常提到的概念。订阅万物,更大程度上在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基础技术的完善,时代不仅赋予我们订阅内容和信息流的权利,同时歌单、商品、服务,以及生活中的所有事务,都可以被订阅。

9月11日,“文”联全球、“创”领未来——2018GCPC国际文创产业合作伙伴大会在京正式召开。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副局长李勇,北京市委副秘书长、宣传部副部长余俊生,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赵磊,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茂非等领导莅临致辞;“印象系列”“又见系列”总导演、总编剧王潮歌,美国数字娱乐组织主席兼总裁Amy
Jo
Smith,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黎瑞刚,一点资讯CEO李亚等企业家代表发表主题演讲。

未来,一点资讯会与更多IP版权方合作,也包括参与内容制作和版权的交易、代理交易等活动,帮助IP版权方扩大品牌声量,搭建衍生品交易平台,实现规模化效益,着力打造“内容生产+内容IP化+大规模个性化分发+商业变现”IP全产业链服务平台,促进文创领域的互融互通。

你所订阅的现在就是你未来的样子,这也是吴声老师非常经典的一句话。我想每一个人,我们的需求从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金字塔来讲,有最基本的生理、安全需求,再到爱和归属需求,最终还有自我实现的需求。在今天这样充满竞争的时代,大家对自身的全面发展,甚至是社会基本生存都有非常多的焦虑感和紧迫感,我想每个人每天花时间用在什么样的地方,消费一些什么样的信息,不仅意味着我们选择如何放松和娱乐,也是关于我们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自己的选择。

这里举一个例子,一点资讯跟凤凰网、岳麓书院以及敦和基金会打造的“全球华人国学大典”今年已经是第三届,中华传统文化在“儒、释、道”各个领域都有非常多的文化营养,具有世界性、当代性、现实性的意义。

此外,一点资讯目前已正式启动MCN战略布局,利用一点号平台的旅游博主、文化名人等IP,通过一点资讯平台优势,打造旅游等垂类整合大IP。而作为MCN战略的首个落地项目,由一点资讯主办的“星月浪漫•一点传其”大使参访土耳其活动目前已开展了两期,通过大数据挖掘、媒体团参访、平台传播沉淀优质内容,联动推介土耳其旅游资源和合作发展机遇。未来,我们将考虑与IP版权方合作,对MCN内容进行双向输出,在传播合作方当地文化、旅游资源的同时,为国内IP插上国际化的翅膀,共促用户、内容生产机构和平台多方共赢。

【你所订阅的现在就是你未来的样子】

以文创产业发展数据来看,仅今年上半年,北京市文创产业的产值就达到了8000多亿。一点资讯在对平台累计6.4亿用户的大数据洞察中发现,过去几年间,文创产业从一个相对陌生的词汇,从一个投资和商业用语,逐渐的进入到人们的生活中;文创设计、文创IP,以及人们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博物馆、旅游等行业,越来越下沉落地。

以下为李亚演讲速记精编:

在这个订阅万物的C2B时代,你所订阅的现在,就是你未来的样子。

在一点资讯,我们强调的是“人机协同、价值阅读”的理念,强调编辑和用户要发挥出更大的力量,不能让算法利用人性中“贪嗔痴愚”的特点,而一味分发给用户非常有趣但并没有什么价值的内容。这是因为,算法如果仅仅依靠点击率,确实仅仅会局限于那些热门的、耸动的甚至是猎奇的东西,而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往往需要用户自主的、自我的表现,以及自我的兴趣的表达。

十年前有一本叫《长尾理论》的书中提到,在技术的驱动下,人们对于小众内容有更强的获取力。现在的这个时代,同时又是一个众生喧哗的时代,我们的注意力越来越被那些所谓的超级IP所绑架,如何能够在这样一个头部内容更加集中的大环境下真正地满足人们兼具全面性和个性化的发展,将那些不仅是有趣的,而且有价值的IP内容传递给用户,这是我们的出发点。

图片 2

随后,一点资讯CEO李亚发表《人工智能助力IP内容消费升级》主题演讲。“一点资讯强调的是人机协同、价值阅读,强调编辑和用户自身所发挥的力量”,他认为,不能让算法利用人性中“贪嗔痴愚”的特点,一味地分发给用户有趣但并没有太大价值的内容。

我们利用人工智能的技术来赋能传播效果,赋能这个平台给予用户的价值,所以我们的定位在有趣之上更要有用,这是我们区别于那些泛娱乐化的平台的一个显著的特点。

过去几年,一点资讯一直在打造一个独有的技术叫“兴趣引擎”,它很重要的一点概念是希望通过鼓励人们的主动订阅行为,来获取更全面、更深刻的用户画像,而不仅仅停留在点击和浏览层面,或者是停留在用户娱乐消遣方面的需求上,这是当下我们对于用户时长争夺的焦点。

未来,一点资讯会与更多IP版权方合作,也包括参与内容制作和版权的交易、代理交易等活动,帮助IP版权方扩大品牌声量,搭建衍生品交易平台,实现规模化效益,着力打造“内容生产+内容IP化+大规模个性化分发+商业变现”IP全产业链服务平台,促进文创领域的互融互通,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3一点资讯CEO李亚

在营销层面,同样是基于这样一个越来越闭环的大数据系统,而且这种闭环不仅是针对人的某一种兴趣维度,比如对于娱乐消遣兴趣维度,而是针对这个人全面的兴趣维度,我们才能更好的把握这个用户所谓全维度的数据。这些数据,能够与其他传播平台、营销渠道、社交平台或者品牌厂商的硬件数据相打通,从而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数据的应用与打通也必将面临非常巨大的挑战,比如当前欧洲已经通过了用户数据相关的保护法案,再到美国国会在数据保护方面的立法,而且国内已经启动了对用户数据和用户隐私保护方面的立方进程。因此,如何使用用户数据,如何安全有效的开展数据的跨界应用合作,也是未来我们必将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非常荣幸来参加GCPC大会。一点资讯是一个用户平台,也是一个内容生态建设的平台,对于IP来说,我们对于IP行业的作用,首先是能够洞察行业趋势,洞察用户需求的演变趋势,并且能够将各个领域的IP内容更精准地传递给对其有需要、有价值的人群。

所以我们特别鼓励用户的自主兴趣表达,一点资讯将搜索引擎和推荐引擎结合到一起,从而让那些非大众化但更有价值的垂直领域IP,能够有被发现和被传播的机会。

关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进程,2000年前夕曾被认为是第一次互联网泡沫时期,那个时代大家将互联网所处的阶段类比到体育竞赛中,相当于篮球比赛四节中的第二节刚开始,再或者是足球比赛中的第16分钟左右。今天,我们更喜欢把时代定义为“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我们确实也感受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增速在放缓,这背后很大的原因在于人口红利的消失。

作为一家技术驱动的移动内容平台,一点资讯并不希望机器将人当成一个目标。今天黎瑞刚先生的演讲中提到,我们怎样超越资本和市场的压力以及对于商业诉求的胁迫或者说裹胁,这实际上还是需要回归人的价值。

一点资讯大数据:90后占据关注文创用户比例的76.5%

因此,我认为我们正在迎来一个各行各业都将出现一场超大规模私人定制的时代。

有趣之上更有用,一点资讯IP打造的差异化路径

在一点资讯,我们强调的是“人机协同、价值阅读”的理念,强调编辑和用户要发挥出更大的力量,不能让算法利用人性中“贪嗔痴愚”的特点,而一味分发给用户非常有趣但并没有什么价值的内容。这是因为,算法如果仅仅依靠点击率,确实仅仅会局限于那些热门的、耸动的甚至是猎奇的东西,而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往往需要用户自主的、自我的表现,以及自我的兴趣的表达。

今天,在编辑和算法的人机协同、AI的赋能、情绪的推动和社交传播生态等多要素的助力下,无论是圈层化的群体,还是个体都能够实现大规模的私人定制,同时这种定制也不仅仅是虚拟的内容,也在不断的向商品、旅游、歌单等更多参与式服务的方向进化。

李亚表示,一点资讯的平台定位,是对能够真正满足用户全面、个性化需求,有趣更有用的价值内容分发。这一点,与那些超越“有趣”,更具“有用”特性的垂直领域IP高度契合。“我们的定位,是‘有趣之上更有用’,利用人工智能和精准的大数据分析技术赋能IP传播,可以更加精准地帮助这类IP内容找到他们的受众群体,让它们拥有更多被发现、被传播的机会,这也是一点资讯区别于那些泛娱乐化的平台的一个显著的特点。”

以博物馆文创为例,北京故宫博物院出现在我们的榜首。而这里出现的5个博物馆都代表了一种趋势,就是互联网内容消费,不仅仅是娱乐、八卦、耸动、猎奇的,内容平台依靠人工智能技术,带给更多不同特质的人群小众化,甚至是精准的一对一的传播,从而引发用户对那些有价值、有品质的IP内容更多地获取和关注。当然,最热门的IP还是出自于影视、文学领域,我们这里所看到的中外热门文创IP,在今年上半年的TOP5中,除了故宫之外应该都与影视、文学作品有关。

一点资讯在技术层面把搜索引擎和推荐引擎有机结合到一起,从而产生“兴趣引擎”,鼓励用户通过搜索和订阅进行主动的兴趣表达,从而能够获得人们在工作、生活、教育、投资、健康、育儿以及精神追求等方方面面,对他不仅是有趣的、有意思的,而且是有用、有价值的内容,从而让我们在一个立体的、全面的人的基础上,更好的为这个用户提供他喜欢的内容,也更好的去嫁接我们各行各业的产品、商品和服务。

所以我们特别鼓励用户的自主兴趣表达,一点资讯将搜索引擎和推荐引擎结合到一起,从而让那些非大众化但更有价值的垂直领域IP,能够有被发现和被传播的机会。

这里举一个例子,一点资讯跟凤凰网、岳麓书院以及敦和基金会打造的“全球华人国学大典”今年已经是第三届,中华传统文化在“儒、释、道”各个领域都有非常多的文化营养,具有世界性、当代性、现实性的意义。

在综合因素的影响下,传播的基本要素也将发生变化,包括内容、媒介、传播结构和功能等等。以内容生态的变化来举例子,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结构化的内容正在取代过去以点击率和广告定输赢的状况,成为一切平台竞争的基础。但是未来内容的品质将受到更多维的影响,其中一个就是内容的结构化,内容结构化必然来自于更大范围的跨界合作,包括各大垂直领域内的合作,以及多种属性内容生产方的合作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