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马云通过阿里巴巴官方微博发布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谈及自己未来的发展,马云表示,除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合伙人和为合伙人组织机制做努力和贡献外,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这是阿里巴巴准备了十年的计划。

美国历史比中国薄,但美国商业公司的接班人制度要比中国公司成熟得多。很多人以为美国主要是靠悠久而庞大的职业经理人群体解决接班人问题的,但殊不知,空降CEO已经不是硅谷科技公司的主流。

危机当前,Uber管理层大震荡:首席运营官、首席商务官、首席财务官、首席营销官、工程负责人通通缺位,连首席执行官——CEO可能都名存实亡。Uber公布的美国司法部前总检察长Eric
Holder对该司调查报告显示,公司创始人卡兰尼克将卸下身为CEO的部分职务,转由一位独立董事会主席代其承担。

责任编辑:

单从外貌上看,很难想象张勇只比刘强东大两岁,同属70后。这一方面说明了阿里的工作强度,另一方面也意味着马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目前阿里36位合伙人中,已经出现两位80后,分别是天猫技术负责人吴泽明和蚂蚁金服副CTO胡喜。

倘若卡兰尼克当真回归,希望他会用全新的思维再造Uber,如同当年的乔布斯。

马云宣布退休这件事给所有企业创始人提了个醒,是到了思考退休的时候了。因为我国运行市场经济的时间比较短,所以我国的企业家几乎都是一代企业家,都面临着接班人问题。那么会有多少人学习马云,又有多少人学习李嘉诚呢?这个很难讲。但就像马云希望把阿里巴巴打造成一家百年老店一样,如果创业者们希望自己的企业基业长青,那么消除掉创始人的光环,让企业管理职业化将是重要的变革。而且这个变革越早越好。

战略规划能力一直被认为是阿里的核心优势。马云说,阿里是一家愿景、使命驱动的公司,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这意味着举什么旗、走什么路,至关重要。而一旦把旗帜问题、道路问题搞清楚了,考验的就是执行力,这恰恰又是最显著的阿里企业文化。合伙人制度,上接战略,下衔文化,融二为一,就是绷紧履带的压路机。

号称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创始人卡兰尼克却中途“下车”,虽然不知这是暂时性调整,还是永久性停歇,但卡兰尼克显然遭遇到了与乔布斯同样的厄运——被自己高薪挖来的职业经理人替代。

马云真的宣布提前退休了,这消息一下子引爆了网络。一方面因为这是马云,另一方面是这个决定让人既羡慕又佩服。羡慕就不用说了,而佩服的地方是,马云放弃的可不是我们手头上这些苦哈哈的工作,而是中国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的阿里巴巴的领导权。

此时的马云正在第一次读高三。此后两年,这个青年一点都不快乐,因为他要连续三次参加高考。除了马云,中国商界大佬中只有俞敏洪达到过这样的高度。

作为企业创始人,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往往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重新自我定位,比如转向幕后、负责长远战略制定,具体运营事务交由职业经理人或内部选拔接班人来完成。另一种则是继续身兼企业战略与战术的操盘手。

原标题:马云宣布退休给企业创始人们提了个醒

古今中外,一家公司的传承问题无非两种:家族延续或者创始人转移。前者主要适用于单一股份型公司,后者主要适用于存在几个联合创始人的公司;前者风行上千年,后者流行于新经济崛起之后。李泽楷接班李嘉诚、徐小平王强把新东方留给俞敏洪,是上述两种传承模式的集中体现。

那么,卡兰尼克能找回乔布斯的“复活之道”吗?这取决于Uber后续的“用结果说话”。如果Uber在董事会主席与新首席运营官的管理下,情况没有好转反而恶化,董事会经过评估,认为市场上没有比卡兰尼克更合适的CEO,或许会像当年苹果对待乔布斯一样,邀其重掌大权。当然,卡兰尼克也要像乔布斯一样,用重塑市场的成绩作为证明。

说到权力,对于人类来说,尤其对于男性这个物种来说,它的诱惑力太大了。托尔金的小说《指环王》里的魔戒,就象征着权力,看看魔戒把那些拥有者折磨成什么样了?尤其是怪物格伦,简直像是个毒瘾患者,形销骨立。

与马云同时代的创业者,如马化腾、李彦宏、丁磊、张朝阳等依然具有神圣不可替代的作用。李彦宏有聘请陆奇的资本,但百度没有容下陆奇的制度,这是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基本国情”:创始人是创始人,职业经理人是职业经理人,两者之间是真空地带。

也许,某天卡兰尼克当真重返Uber,相信那时的他也不再是过去的自己,我们更希望,他会用全新的思维再造Uber,如同当年的乔布斯。

去年,优步公司创始人卡兰尼克被自己的公司解雇了。毫无疑问,卡兰尼克是创造性思维的天才,但显然投资人认为卡兰尼克缺乏理性思维的能力,他激进的主张和暴躁的脾气让人难以忍受,这时候,请他离开也许是对公司更好的选择。当然,如果未来优步陷入了绝境,需要有人大胆开拓的时候,卡兰尼克也未必没有回归的可能,就像乔布斯所经历的那样。所以同样,马云的退休或许并不彻底。

原标题:马云最骄傲的,是阿里已不需要他

某种程度上,初创型企业的创始人拥有家长式的权威,这种人格化赋能在初期阶段能发挥不小作用,但随着企业引入风投等资本,这意味着企业规范化管理诉求日益增强,甚至要脱离创始人的精神母体。

马云在年富力强的时候选择退休,这选择的确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要说我国的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了,包括港台地区在内的我国第一代企业家,似乎也少有提前退休的人。就像乔布斯一样,或许死亡才是他们退休的时刻。这一方面跟他们健康长寿有很大关系,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情愿把亲手打造的商业帝国交出去。我想除了权力本身的吸引力之外,他们还担心接班人的能力。像李嘉诚,九十多岁了才终于决定退休。

与其说是马云选择了张勇,不如说是制度选择了张勇。在合伙人体系内,你首先要证明自己,其次要持续证明自己,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不偏离正确的方向、不犯颠覆性错误。张勇接班马云、井贤栋接班彭蕾,是合伙人制度开花结果的明证。

卡兰尼克与当年乔布斯一样,不仅是企业的创始人,更是企业从战略谋划、产品输出到日常管理的全权负责人。不过,享有企业日常运营控制权,也就必须为财报好坏背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