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众多收购者的收购清单显示,某饮品店手工调制饮品优惠券收购价格为18至20元,而该优惠券的价值达30元以上,其他种类的优惠券均在0至5元之间。“回流数量比较大,是跟饮品店的员工合作,收购这家店的优惠券回流到店里。”一名收购者告诉记者。

“课外体育锻炼管理系统”登录页面截图。

自从有了QQ健康、微信运动、悦跑圈等运动公众号或软件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跑步大军。
汉马过后,健身跑步在江城更加流行,朋友圈中大家的跑步“步数”也越来越高。为了让自己在朋友圈里更像一位运动达人而不是懒人,也有人是不想接受发红包或打扫卫生的处罚,而想办法提高成绩,刷步数的各种方法也就应运而生了。
运动量不达标要受罚
晓星是一名女警官,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运动达人。在刚刚过去的武汉马拉松,她报名参加了全程马拉松。晓星说,三四年前她开始跑步,只要不加班,每天都会坚持跑四五公里。汉马过后,她组建跑步微信群,把爱跑步的朋友都拉入群中,并发布公告要求:每周最少进行一次5公里以上的跑步,每周日晚10点钟结算,没完成任务的要自觉发一个20元的红包。“发红包是为了激励大家。”晓星说,一开始还有不少人发红包,但现在大家都基本能完成任务了,群里已经很久都没有红包了,晓星笑称,她开始“忽悠”更多朋友入群。
记者了解到,目前像这样要求达到一定量的运动群还有很多。在徐东工作的小程告诉记者,他加入了一个叫“走你”的微信群,成员每天要走至少9000步,不达标就要发5元红包。每周要求68000步,不达标发10元红包。
江城的一些企业为了鼓励员工跑步,也开始推出激励政策。光谷软件园一家金融公司的员工小林告诉记者,公司最近出台规定,要求大家每周、每月进行步数、里数的排名,排名末位者被罚打扫卫生。
宠物狗帮忙“刷”步数
在汉阳一家药企工作的小陈,最近也开始加入了刷步数的“大军”。因为她的上司是个运动达人。“我不敢排在很后面,怕被领导说懒。”小陈说,她除了摇手机,只要是走路时,都会拿着手机,“下一趟楼拿快递,都有三百多步呢。”小陈说,她都快有强迫症了,即使晚上回家换上睡衣,也要把手机放在衣服兜里。
做文职工作的小徐也表示,把手机装在裤兜里,每天刷个七八千步不是问题。
上述金融公司的员工小林是一位年轻妈妈,每天下班后要带孩子,基本没时间锻炼,于是上班时她就腾出一只手摇手机,办公室也涌现出许多“摇手机党”。“大家都在疯狂刷步数,现在不刷到10公里都很危险。”小林说,为此她让老公、父母手机里也装上运动软件,登录自己的账号,没事时就摇手机帮自己刷步数。后来,她发现,有同事把手机放在自家宠物狗的衣服兜里,让狗狗帮忙刷步数。“每天轻轻松松完成10公里。”
不必刻意追求成绩
针对现在朋友圈刷步数的现象,汉口医院骨科主治医师常乐表示,大可不必非要求追朋友圈中的步数排名,也不用强要别人跑到多少步。
常乐介绍,汉马过后,因过量运动或不科学运动导致受伤的患者明显增加,有人肌肉拉伤,有人关节损伤。“运动量因人而异,不是越多越好。人的2步大约是1米,1万步就是5公里。每天1万步,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常乐表示,不管是什么方式的跑步,都会带来一定的关节磨损。大可不必非要求追朋友圈中的步数排名,也不用非要求别人跑到多少步,一来朋友圈中的步数未必是真实运动量的反映,二来每个人的体质不同,适合的运动量也不同,不能因为别人运动少就贴上“懒人”的标签。

刷步形式多种多样

新系统刺激了摇步器消费

图片 1

“我知道有人在刷步。之前看到排行榜上有一名同学走了10万多步,但他不是拿摇步器刷的,好像是通过下载软件修改步数。不过,这种行为如果被发现了,微信会被封的。”林可说。

今年3月,广州大学要求大一大二学生从3月19日到6月22日参加课外长跑,每人必须完成25次以上,跑速要求在每千米3分钟至10分钟,这些数据通过一款跑步APP上传。课外长跑占大学体育总评成绩20%,如学生未按要求完成25次长跑,体育成绩将不给予评定。

记者问及使用刷步App是否会被校方发现,林可说,曾有同学刷步被发现,并被要求写检讨。

图片 2

刷步衍生收券产业链

“中小学体育教育缺失,大学补课困难”

收购优惠券人员还告诉记者,“你如果需要这些优惠券,可以花几十元买个刷步器自己刷,把不需要的券卖给我”。

校方

近日,有媒体曝光“微信刷步器月销量过万”这一现象后,“刷步”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热议。对此,《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清华大学去年重启老“校规”,从2017级开始,清华学生必须通过入学后游泳测试,或参加游泳课学习并达到要求,否则不能获得毕业证书。

记者调查发现,刷步器、刷步App火热的背后,活跃着不少专门从事代人刷步、收购优惠券的人。

不会影响学业 没必要作弊

一名微博用户告诉记者,她刷步主要是因为“跑男前一阵能用步数换R币”来支持偶像。现在有很多人为了支持偶像而天天锻炼跑断腿,“尽管也刷步,但我觉得刷步是不诚信的行为,所以我就改过一次”。

■ 综述

在天津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举办走步活动的初衷是促进客户健康运动,联系保险的保障额度保额增长,对于利用刷步器、刷步App增加步数的现象,公司始终在不断更新技术、全力补漏。对于优惠券的回流,该工作人员称,公司内没有优惠券的回流活动,“券在我们这里没有用”。

针对这些问题,上述体育老师介绍,一万步是根据教育部每天锻炼一小时的要求来量化的,之前做过实验,并找学生分两批做了调研。“第一批是调取学校各学院共30名学生过去一个月的微信步数,发现学生平均步数在每天8300步左右;第二批找了20名学生做一周的步数监控,观察学生每天具体活动与步数的关系。”

刷步为何受到追捧?据记者了解,目前,刷步与满足虚荣心、支持偶像、换取商家优惠相挂钩。

为对学生课外体育锻炼情况进行有效管理,今年4月2日,广外正式启用“学生课外体育锻炼管理系统”。据介绍,该系统是国内首个针对教育部有关大学生课外体育锻炼要求指标量身定做的应用系统。

记者在淘宝网上搜索“刷步器”,出现众多版本的刷步器,如加速破解版、高配订制版、智能版等,售价在20元到40元不等。刷步器可由电池或USB供电,能够支持市面上众多型号的手机。

此外,早在2016年,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建筑大学、武汉大学等多所高校就曾要求学生“运动打卡”。清华要求学生参加跑步锻炼,并且要“刷脸”3次完成打卡,为配合学生更好地完成锻炼还推出了专门的App。武汉大学也通过一款App对本科生环跑进行核算,考核计入体育成绩20%。

“摇步器其实很慢,需要摇很久才行,所以只在差一两千步的情况下才用。”林可说。

系统启用一个月来收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