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采访时了解到,此次寻亲活动源起河北省唐山市张各庄社区居民张红琢。10多年来,张红琢一直联合新闻媒体、志愿者义务为各时期烈士寻找亲人,或为烈士的亲人寻找烈士的安葬地,目前已为全国885位烈士找到了亲人。

侯建国说,他原本以为应者寥寥,没想到近期陆续接到很多寻亲电话。

  《沈阳日报》记者为每一次的寻找成功而欣喜若狂。他们的“英雄帖”一直挂在网上,如同一盏盏航灯,“呼唤”着烈士的亲人们。陆续地,宋文海、陆骏等烈士的亲人也找到了。

根据在朝鲜开城市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桧仓志愿军烈士陵园、安州志愿军铁道兵烈士陵园搜集到的信息,2018年3月中旬,张红琢发布了邯郸籍烈士寻亲名单。在邯郸市公安等部门的协助下,邯郸市多个救援队志愿者辗转多地展开寻亲行动,先后在午汲村等地为王高升、杨国滨、张二田、孙秀生等14位长眠在朝鲜的烈士找到了亲人。

武大疆是山西孝义人,兼任三晋文化研究会吕梁红色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其祖父是八路军战士。2018年末,当地一位抗美援朝烈士后人请求其帮忙寻找牺牲亲人。

  从2008年3月19日到2010年10月21日。

河北邯郸:志愿者为12名抗美援朝烈士成功“寻亲”

60多年前,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大批中国志愿军战士牺牲。由于种种原因,很多后辈对志愿军烈士音讯全无。近年来,民间组织“志愿军烈士寻亲服务团”在中国各地寻访烈士后人,借此完成烈士魂归故里的遗愿。

  找到齐进虎烈士的亲人,《沈阳日报》记者整整用了370余天。

今年三月初,一则朋友圈的消息引起河北邯郸广大市民的关注。消息中称,有烈士后代到朝鲜安州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扫墓时,发现了一些志愿军烈士的安葬地,希望寻找烈士亲人。

武大疆说,孝义有一人带来烈士参军前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十四五岁年纪,一脸稚气,“看一眼就让人落泪”。山西阳泉的李金芳是烈士之女。因为特殊原因,为了离父亲近一点,她跑到韩国三八线附近隔着铁丝网祭奠。得知志愿者带回父亲确切的安葬地点,她在电话里痛哭流涕。

  3月28日,寻亲记者从应县赶往定襄。在这里不但找到张茂生烈士的女儿,还第一次见到烈士的妻子。这可是寻亲记者在寻找烈士亲人期间第一次看到烈士的妻儿同在的场面。

“当时我才一两岁,后来母亲改嫁了,伯母把我养大成人的。之前还存有父亲照片和证书,可是1963年发大水时全冲没了。”临漳县烈士孙秀生的儿子孙宝山已经73岁,当听说志愿者找到了父亲埋葬地后,年迈的老人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澳门新葡亰下载 1

  他们在10余个省份,50多家兄弟媒体中吹响“寻找烈士亲人”的冲锋号

“为长眠在异国他乡的烈士找到亲人,这无论对烈士或他们的亲人都是最大的安慰。下一步我们想陪着这些烈士的亲人去朝鲜扫墓,祭拜英灵。”救援队负责人许英强说。

后来,武大疆辗转和民间组织“志愿军烈士寻亲服务团”取得联系,并从那里获取大批吕梁籍烈士信息。随着时间推移,从“志愿军烈士寻亲服务团”反馈回来的信息逐渐从吕梁扩展到山西各地。

  找张茂生烈士的亲人,他们跑了3个地方:定襄及所辖马城村,忻州和太原。在马城,他们找到了烈士的养子张尚科和其他侄辈后人;在忻州,他们见到了烈士的女儿张爱芳(现名王爱芳);在太原,他们拜访了烈士妻子徐慧荣老人。

澳门新葡亰下载,随着市民积极转发消息,一些志愿者组织也按照微信提供的线索展开寻找。志愿者们通过整理当时拍摄的该陵园内的照片,陆续对外公布了一些烈士名单,这其中有14位是邯郸籍烈士。

据了解,现在公布的烈士信息只是冰山一角。

  2010年3月26日,《沈阳日报》记者坐在山西代县聂营镇黑山庄上街村一家农户炕头上。这家的主人是一位叫赵文保的80岁老人,他是一等功臣、抗美援朝烈士赵文全的弟弟。直到《沈阳日报》记者找到他,他才知道哥哥埋在沈阳。他很激动,眼睛里溢满了泪水。他的儿子说:“老爷子岁数大了,他不能站太长时间。”可他宁愿站着,也要让寻亲记者上炕。寻亲记者知道,他是以这种方式感谢寻亲记者给他带来哥哥的消息。分别时,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老人一直把寻亲记者送到村口,还是不愿意撒开他们的手。

新华社石家庄4月4日电“清明节就要到了,我们希望尽快找到这十多位邯郸籍抗美援朝烈士的亲人,让亲人们不再有遗憾。”河北省邯郸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志愿者粟海霞说。近日,经过在朋友圈接力转发,在线下不懈努力寻找,他们为14位长眠朝鲜却无人祭奠的邯郸籍烈士找到亲人。

临近清明,中国人又在准备祭奠逝去的亲人。3月17日,在山西太原、吕梁等地,一群民间志愿者正在寻访抗美援朝烈士后辈,期望忠魂回归故里,弥补“生死两茫茫”的遗憾。

  《沈阳日报》记者还因王显荣烈士而焦虑不已,甚至经历着一种抓心挠肝的煎熬。王显荣烈士原籍是黑龙江省大赉县,后被划至吉林省大安市。他是53位烈士中最后一位没有找到亲人的。《沈阳日报》记者找遍吉、黑两省各级民政部门,甚至请当地同行从民间搜集线索,还设法联系烈士生前所在部队——46军133师(现为26军138旅),但都没有任何消息。

随着寻访深入,“志愿军烈士寻亲服务团”陆续传回山西各地烈士信息。经过近四个月的寻访,“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寻亲山西公益帮扶中心”已对外公布近百位烈士信息。其中吕梁籍31位、太原籍14位、忻州籍41位、晋中籍6位。截至目前,志愿者已帮助23位烈士找到亲人。

  网上广发“英雄帖”,他们建起一个广泛的“互联网”,让寻亲的声音传遍四面八方

武大疆说,因为出身红色家庭,且对烈士的家国情怀感同身受。看到烈士后人寻访亲人的殷殷期盼,就自觉承担起这份责任。

  行程数万里,到烈士家乡实地寻找烈士亲人,而那份没有亲人扫墓的烈士名单可以“作古”了

记者 李新锁

  孟琎烈士的侄子孟凡志,刁子仁烈士的儿子刁德吉,王凤来烈士的孙子王明华,于守恒烈士的侄子于法林,刁仁忠烈士的侄子刁玉臻,何玉兴烈士的姑姑何汉英,纪序祥烈士的弟弟纪序佩,王长息烈士的弟弟王长会,李锡臣烈士的养子李广丙,郭忠素烈士的孙子郭怀林,陈琦烈士的堂弟陈庆廷,朱德昌烈士的侄子朱启秋,乔华春烈士的侄女乔聚璞……

据武大疆介绍,志愿军烈士在朝鲜的安葬地约有十几处。目前,他们只能对接其中两处墓地,其余陵园尚未开放。

  这是“抢救烈士资料,弘扬烈士精神”,也是“告慰烈士英灵、安慰烈属情感”的需要,是媒体的社会责任与新闻良知

抗美援朝烈士后人拿出“烈士证明书”核对信息。受访者提供

  寻找烈士亲人,他们从来没有轻松过,但他们始终坚持在路上。

此外,每逢清明时节,很多烈士亲属选择在自家祖坟面向朝鲜方向邀祭。

  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123名烈士当中,山东籍烈士最多,但有17位山东籍烈士没有亲人扫墓。从2009年3月25日起,《沈阳日报》与山东商报合作,让这17位山东烈士的名字与事迹传遍了齐鲁大地。文登电视台、牡丹晚报、潍坊晚报等媒体纷纷跟进。随后10多天里,寻亲有了令人激动的收获,先后从聊城、文登、鱼台、临朐、潍坊、单县、荣成等地找到了烈士的亲人——

据武大疆介绍,在寻访烈士亲属过程中,许多情节令人动容。

  拨出2000余次电话,一次次因断掉线索而失望,又一次次因出现新线索而兴奋

武大疆说,他原本想量力而行,但责任感推动着他在山西积极筹备“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寻亲山西公益帮扶中心”,期望借助团队力量,帮助更多山西籍志愿军烈士魂归故里。

  不过,寻亲记者在一份老资料中查到了线索。在商州区民政局优抚股,他们看到了一份几乎能当文物的八开本册子,页面泛黄、纸张单薄,上面还是几十年前用钢板刻印的油墨字,很多地方字迹都模糊了。翻了几十页后,“任怀勋”三个字跳进他们的眼睛。上面记载着烈士的籍贯“陕西省商县松树咀乡姚河村”。第二天,他们在杨峪河镇见到了烈士的侄子任进海,一个刚60出头却像已过七旬的农民。回到商洛,寻亲记者专门来到当地烈士陵园。因为那里有一张任怀勋烈士的遗照,那是惟一的烈士遗照。

如今,上述民间寻亲行为正感召着更多志愿者加入,太原侯建国就是其中之一。侯建国说,他在网上看到武大疆无偿为烈士寻亲,便自告奋勇加入其中,负责发布烈士信息、对接太原地区烈士后人。

  结束了先后两次实地寻找亲人、跨越6个省份、时间长达一个多月的艰辛旅行,《沈阳日报》记者很欣慰——他们在烈士家乡奔波万里,共为25位烈士找到了亲人,成功率为100%。而回眸过去的3年零7个月,他们悬着的心都归位了,不再那么纠结。他们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通过各种方式终于全部找到了53位烈士的亲人。他们也与烈士的亲人们建立起一种亲人般的情感。而那份没有亲人扫墓的名单可以“作古”了。现在,已经有30余位烈士的直系亲人来到沈阳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