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问之六:现场为何没有提取到任何身体物质?

当天是星期一,按照学校规定,6时15分举行升国旗仪式,之后跑操。当两人到校门口的时候,集合铃响了,王姓女生进校门后急忙把车推向东边的停车场,而冯亭取走了车筐里的两本课本和钱包,径直朝前走。

最高法的复查之后有了结果。2017年11月,最高法作出再审决定,指令山东省高院再审该案。

我要反馈

编织袋的主人是张志超的李姓舍友,张志超曾表示,编织袋是一天晚上花5毛钱饭票,从舍友手里买的;后来则改称,编织袋是从该舍友那里偷的。

该院还认为,张志超作有罪供述时所述情节,非本人作案不可知晓,其有罪供述与本案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应当作为定案的依据。对此,王殿学律师曾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称,就此前曾纠正的冤案来看,一些申诉人恰恰是当年有罪供述与“案情”高度相似,但其实,这些口供本身就可能被认定为非法证据而排除。

  疑问之十:如果张志超是被冤枉的,那么本案真凶是谁?

对此,杨同振也有类似表述印证。他说,他和王绪波从宿舍出来后,在二层楼梯口遇到张志超站在宿舍门口,“王绪波问张志超‘你听着(尖叫)了吗’,张志超说‘听着了’。”

此前,最高法立案庭通过远程视频接访系统,2016年4月起三次向张志超的家属及律师了解情况,并调取卷宗审查。2017年5月,张志超的代理律师、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透露,立案庭法官称已对该案正式立案审查,审查时间为6个月,若复杂可能将会延长。

加载中

厕所的锁被撬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具趴着的女尸,臀部以下裸露,以上则套着沾有血迹的编织袋。校方旋即报警,经辨认,这正是失踪一个月的冯亭。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等媒体的报道刊发之后,2015年10月,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对张志超案立案复查,此后多次延期。2016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次视频接访了张志超的家属及律师,此后又在2016年12月、2017年5月两次视频接访。

图片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中青在线北京2月2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卢义杰
实习生李彬彬)经过将近7年申诉,山东临沭13年前中学生张志超奸杀案,近日获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2017年11月16日,该院作出再审决定,认定张志超强奸致人死亡、另一被告人王某超对其包庇的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该案。

  对此,陈光中质疑说,如果是强奸案,起码在受害者身上接触时间相当长,然而却没有任何留下来的身体接触上的液体,这是很可疑的。

这个废弃厕所藏匿了冯亭的尸体。判决认定,张志超是在洗刷间遇见冯亭的,见四周无人,即起奸淫之心,遂上前用随身携带的铅笔刀架在冯亭的脖子上,将其劫持至洗刷间内。最终采用捂嘴、掐脖子等手段将其强奸,并致其窒息死亡。

2015年5月,该院控告申诉科工作人员表示,案件某些细节上存在瑕疵,但不影响整个案件定罪量刑。

  在判决书中,检方指控张志超用随身携带的铅笔刀将受害人劫持至洗刷间内。按照张志超的有罪供述,他将旧锁撞坏换上新锁锁好木门后,将挟持高媛的绿色铅笔刀和旧锁仍在校园西北角厕所南侧双杠附近的大垃圾坑里,新锁的钥匙扔到教学楼后小卖店前南侧的第一个垃圾桶里去了,另一把钥匙扔到校园西北角厕所内从西往东数第二个尿痛里去了,包精液的卫生纸仍进了大粪坑,第二天下午再次去奸尸并切割尸体的红色铅笔刀带回教室时间不长就没有了。

张志超在会见时告诉代理律师李逊,抱棉袄回教室之后,他没有去洗刷间门口,而是下楼上厕所。因为洗刷间内的厕所已经停用,使用者被发现要扣分。

该申诉当年已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2012年,该院认为,并无证据证明张志超在公安机关所作的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所得,且张志超归案后的多次有罪供述均有教师签名、摁手印,能够充分保障张志超的各项诉讼权利。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张志超判决书中提及的唯一一个物证,是一根小木条。根据张志超的供述,他曾把这根木条插入受害者肛门。

张志超的母亲说,张志超2006年入狱,但直到2011年,他才告诉她自己没有干那些事。于是,她开始找当年的判决书,并开始申诉。

“各种滋味我也都知道。”张志超的母亲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张志超最近一两个月状态看着还好,“只是快过年的时候精神有点焦虑,我担心他。”

  本案极为吊诡的是,作为一起强奸案,警方在被害人尸体上没有提取到张志超脱落的细胞、毛发、指纹、精液等身体特征。

中国青年报记者5月26日向临沂市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科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其表示,案件在某些细节上存在着一些瑕疵,但是,不影响这个案件的定罪量刑。

张志超今年29岁,获刑前是山东临沭二中分校高一24班班长。2005年2月,他被警方认为在教学楼洗刷间强奸并杀死一名同校女生,次年,山东临沂中院以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2011年,张志超及家属开始申诉。

  疑问之一:张志超有作案时间吗?

王广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在那天上午没有见到张志超,更没有听张志超说起犯罪情节。他一度认为,张志超是自己犯事了还找个垫背的,直到张志超的母亲找到他,他才觉得案子可能存在蹊跷。

李逊、王殿学律师介绍,法官曾询问为何张志超当年开庭时未否认自己作案、证人证言等证据之间是否存在冲突等问题,律师解释,张志超当年是高中生,心理压力大、恐惧,不敢否认,在法庭上也沉默,“主要说的话也只是简单复述”,至于证据,“法官说,如果认为原判没有问题,就直接驳回申诉了,正是考虑到律师提出的诸多疑点,才向审判长反映”。

  记者注意到,受害者的尸检结果曾显示,尸体前额有玻璃碎片,但现场被没有发现被撞碎的大块玻璃,根据张志超的有罪供述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也没有头部撞击玻璃的情节。

李逊表示,张志超的供述中并没有使用玻璃或将冯亭推向玻璃的情节,也就是说,他的供述无法与尸检结果完全对应上。

律师还称,张志超反映其在侦查阶段遭遇刑讯逼供,故作了有罪供述。

  另外,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曾找到十年前学校小卖部的承包人,这位承包人证实,当时每天早晨7时10分小卖部才开门,因此6点30分左右买锁的小卖部其实并没开门。

“我接着又问他俩‘刚才是谁喊的’,他俩说‘有女鬼’。我又问他俩干什么的,他俩说‘有美女,行了,没有什么事’。我就和杨同振回宿舍了。”王绪波说。

2015年5月27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刊发报道《迷雾重重的中学生奸杀案》率先披露该案。代理律师、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逊认为原判定罪只有口供而无可靠物证,其中,被认定用来插进尸体肛门的小木棒是唯一物证,却未发现警方提取并鉴定有无受害者有关物质,全案也没发现张志超的精斑。

  按照王绪波的说法,其中的一个人是张志超,另一个人戴着眼镜。王绪波问张志超在干什么,对方回答说没干什么,王绪波又往洗刷间门里看了一下,当时天黑,没看见什么。

唯一的物证是一根木棒——这被认定用来插进受害尸体的肛门——但是,对于这个小木棒,既没有提取受害者的有关物质,也没有尝试去提取张志超的指纹。

2017年4月,山东省检察院称最高法已调取该案卷宗并审查,故检方决定中止复查。

  李逊也认为,既然受害人是被奸杀的,张志超与其必然有激烈的身体接触,受害人一定会反抗。但张志超一个不满十六岁的少年,临时起意作案,警方居然无法从现场提取到他的任何身体物质,令人匪夷所思。

“警察问儿子,你叫张志超吧,还问了出生年月。后来让我去拿个大袄,等进屋拿袄出来,他们已经走了。”张母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当时警察表示“有事情要问他一下”。

最高法指令再审13年前中学生奸杀案

  据此,警方对上述地点进行了反复细致搜索,以上物品无一寻获。将张志超提及的垃圾堆、垃圾坑、垃圾桶用手指一寸一寸地分类查找,历时三日,始终一无所获。

2012年,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张志超母亲的申诉。通知书载明,无证据证明申请人张志超在公安机关所作的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所得,且张志超归案后的多次有罪供述均有教师签名、摁手印,能够充分保障张志超的各项诉讼权利。

2014年,临沂市人民检察院也作出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认定原判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等,不符合抗诉条件,不予提起抗诉。

新浪新闻公众号

冯亭去哪里了?这在当时成了一个谜。高一20班的班主任告诉警方,在那天学生跑操的时候,他没在队伍中看到冯亭。

多家媒体随后梳理认为,侦查机关未曾就尸检和警方认定的作案现场中的表皮细胞、毛发、指纹等进行提取和鉴定,且还存在作案时间、地点存疑,有利证据被隐匿,证言或供述相互矛盾等疑问,例如,张志超供述的受害人衣服颜色与实际颜色不一样,等等。

  李逊律师就此提出质疑,洗刷间很可能不是第一犯罪现场。

2月11日中午14时许,学校一名清洁工打扫教学楼3层的洗刷间。她试图进入洗刷间内部一个已废弃数月的厕所,却发现锁无法打开,便找来钳子和扳手。

新媒体实验室

  • 图片 2
    通过率低于20%的试炼,敢来吗?
  • 图片 3
    测测你的2017新闻指数有多高
  • 图片 4
    特朗普说过的“中国话”
  • 图片 5
    中国政要丨新浪新闻中共十九大特别策划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 新浪简介 |
    广告服务 | About
    Sina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不过,杨同振的所有证言均未提及张志超在洗刷间门口。甚至,在判决认定的证言中,杨同振称王绪波在“跟两个我不认识的男的说笑”,但杨、张其实相识。

  李逊通过阅卷发现,张志超在公安机关曾先后就此作出供述,但口供前后明显不一致。例如,张志超在第一次供述是称受害人穿的是小薄袄,但记不清颜色了;第二次供述时称是红色小薄袄;第五次供述则详细描述为“红色小薄袄、浅蓝色牛仔裤”。

班主任不知道的是,整整一天,王姓女生都没能联系上冯亭,冯也一直没有回家。

  李逊表示,如果这跟小木棒真的被插入被害人肛门,那么上面自然会遗留被害人身体物质。然而侦查人员却即没有提取物质与被害人进行DNA对比,确定这是否为作案工具,也没有提取指纹与张志超进行比对判断他是否为作案人。李逊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难以证明这根小木棒与案件事实有任何关系。

张志超在会见时则告诉律师,铅笔刀等东西其实不存在,都是他编的,事情不是他做的。

责任编辑:张建利

2006年3月6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志超犯强奸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志超并未上诉。

  此外,判决书中还显示,次日张志超再次进入洗刷间奸尸并将尸体多处割破。对此,我国法学泰斗、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陈光中在论证该案时曾指出,“第一次强奸,第二次又回来奸尸,这是一个16岁的小孩啊,按照我们平常的生活经验,这种现象非常反常,明显超出了正常的生活经验和合理的逻辑之内。”

中国青年报记者两次前往王绪波家中求证,其父表示联系不上王绪波,婉拒采访。杨同振之父也拒绝了多家媒体采访。

  2005年2月,时年不满16岁的山东临沭县高一学生张志超被警方拘留,他被认定为一起校园奸杀案的凶手,受害者是同校女生高某。

被判刑的不只是张志超。法院还认定,张志超的好友王广超,明知张志超系犯罪人,却故意作虚假证言,对其包庇。法院判决王广超有期徒刑3年,缓期3年。

  疑问之五:证人证言为何充满矛盾?

张志超之母表示,如今,在监狱服刑的张志超获得减刑,再过大约8年就可以被释放。

  李逊现场作过实验,正常人不可能在几分钟之内跑出300米买锁,再跑回来锁门。因此,他认为张志超根本不具备作案时间。

李逊认为,出现在洗刷间门口的人并不是张志超——如果王绪波确实在洗刷间门口与张志超说过话,那么,王绪波在二层时怎么又会问一遍“你听着了吗”,这不合常理。

  张志超案判决书显示,警方在受害者尸体上发现一个白色塑料编织袋,该编织袋整个套在受害者上半身。

据目前所知,冯亭最后一次出现在好友视线的时间,是1月10日清晨。冯亭的一名王姓好友当年向警方表示,她前一天晚上住在冯亭家,这天一大早骑自行车载着冯亭上学。

  在张志超案的定罪证据中,最为重要的证据来自同校的王绪波和杨同振。法院判决书认定的证言显示,王绪波称,大约6点23分,他在宿舍里听到有女孩尖叫“你要干什么,救命”,随后,他和杨同振先后跑出宿舍,并看到洗刷间门口站着两个人。

2014年,临沂市人民检察院作出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认定原判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等,不符合抗诉条件,不予提起抗诉。